超级平特肖论坛|公式规律平特肖尾

荊州政協

站內搜索

當前位置: 主頁 > 荊楚文史 >

溫家寶在荊州

作者: 來源: 時間:2007-08-08 00:00

 

  鹿永建

 

1998年,是我采訪抗洪的第八個年頭,我有幸成為新聞界中唯一一位6次跟隨溫家寶副總理帶領的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赴前線的記者。幾個月下來,體力消耗程度可能是過去幾年的總和,但這又怎么能和那些日夜奮戰在大堤上的人們相比呢。江總書記、朱總理心系前線、心系人民,對抗洪斗爭取得勝利所起到的決定性作用自不必說,單是一直坐鎮前線指揮的溫家寶同志以及國家防總的同志們,在一個個不眠之夜,處亂不驚、指揮若定的故事就值得大書特書。其中,有兩個日夜令我特別難以忘懷。

199886日,長江第四次洪峰生成并迅速向下游推進。報請中央批準后,溫家寶同志于當晚8時,率國家防總部分成員離京。

國外的人很難想象,在中國指揮抗洪斗爭是一件難度多么大的事情。首先,中國不同于一些地廣人稀的發達國家。那些國家在洪水來臨時,把人撤出來就行了。其次,我們也不同于其它一些面對洪水束手無策、無所作為的發展中國家。在這些國家,一場洪水可能導致數萬人乃至數十萬人喪生。我國在既不能任憑洪水肆虐,又不能簡單地把人撤出來的情況,堅持以人為本的原則,把人民的生命視為第一保護對象,同時兼顧其它,指揮調度井然有序,將各種損失特別是人民生命的損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小型專用飛機抵達荊州市軍用機場時,已是晚上10點鐘。溫家寶等人立即乘汽車直奔監利縣長江大堤的一個險段。實地察看之后,在縣賓館一個簡陋的會議室里坐下來時,已是深夜一點鐘。

    首先是荊州市委書記劉克毅匯報荊州防汛形勢,他的發言不時被新的險情報告打斷。然后,他一匯報完,溫家寶就果斷地讓他去處理緊急情況。然后,繼續聽取湖北省委書記賈志杰和省長蔣祝平的匯報,征詢老水利專家的意見。會場上的氣氛緊張、凝重,湖北省的許多同志神情嚴峻。不時進出的人員和時時響起的手機聲、呼機聲,更加重了這種緊張的氣氛。

兩點鐘,溫家寶開始講話:“黨中央、國務院強調要確保長江大堤安全,這是從全局利益和保護人民安全來考慮的。為此,我提出四點要求……”

溫家寶從始至終神情鎮定,講話中透出黨中央誓奪抗洪斗爭全面勝利不可動搖的信心和決心。他那種堅定的意志和充滿必勝信念的神情,令在場的人們情緒逐漸穩定,表情逐漸舒朗。溫家寶最后說:“氣可鼓不可泄。我們一定要以更加昂揚的斗志、飽滿的精神和堅定的意志,堅守長江大堤。”

3點鐘,這個會議結束了,溫家寶又召集了一個小型會議。凌晨5點,他對工作人員說:“我去瞇一會兒。但是一有緊急情況,隨時叫我。”

第二天下午四點半,溫家寶正在召集有關方面負責人開會。這時傳來九江決口、情況緊急的消息。會場上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但溫家寶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仍鎮定地聽完大家的匯報,進而快速而又有條不紊地部署湖北的抗洪工作。他那種從容不迫的神情,極大地感染和鼓舞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在這種時刻,時間仿佛凝固住了一般。我覺得好像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可腕上的手表告訴我,這一切只發生在15分鐘之內。最后,溫家寶僅用“我走了”三個字作為他講話的結束語,然后起身奔赴九江。

當晚,他來到九江堵口現場。這是一個好天,月亮高掛天空,給堵口工作提供了一點方便。溫家寶的到來,對正在現場奮戰的解放軍戰士和工程技術人員是一個極大的鼓舞。

816日下午,國家防總的部分成員在北戴河待命,準備同溫家寶一起乘專機赴東北遭受水災的地區。下午6點,湖北方面傳來消息,沙市長江水位已達44.95米,離分洪啟閘水位只差0.05米。經過總書記批準,溫家寶一行決定立即改飛湖北荊州。出發前,溫家寶通過電話在對正在荊州的湖北省委書記賈志杰囑咐了三件事:一是立即做好分洪區內的群眾轉移工作,在過去已經基本轉移的基礎上,再用拉網式的辦法,把還在分洪區內的人全部清出去,要保證一個也不漏掉;二是要做好分洪的一切準備;三是分不分洪,要等他到了以后再定。

當晚1010分,飛機到達荊州時,沙市水位已超過45米,而且繼續看漲。這時,按照國家防總1998年長江中下游洪水調度方案,已可以視洪水大小,部分或全部開啟進洪閘分洪。

有一種誤解,認為分洪是抗洪工作的失敗。其實,分洪區是水利工程的一個方面,因為堤防建設的標準再高,也無法抵擋可能發生的所有洪水,利用分洪區蓄洪,可以使重要城市、交通干線和人民生命財產免受更大損失。所在,當時溫家寶同志如果決定分洪,從指揮調度上是無懈可擊的。

分洪還是不分洪,溫家寶和國家防總的工作人員面臨著一個重要選擇。

由于荊江大堤經過多年的建設,實際上能夠抵御高于45米的洪水。但是荊江以下的洪湖江堤標準不及荊江大堤。洪湖江堤能否承受得住,是荊江分洪區使用與否的重要因素。同時,洪湖也是一個分洪區,但是使用洪湖分洪區所付出的代價比使用荊江分洪區要大得多,對下游的威脅也要大得多。

在已經具備分洪條件的時候,仍然存在不分洪也能讓洪峰安全過去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的把握有多大呢?這是最核心的問題。

這一晚,溫家寶在國家防總的同志們在大腦的高速運轉中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對于這一夜,任何的細節描述都是蒼白的。溫家寶廣泛聽取了專家的意見,在隨時掌握水流最新情況的同時,與江總書記、朱總理聯系,最后作出決定:嚴防死守,不分洪,但隨時作好分洪的準備。

無疑,這個決定的作出需要極大的勇氣,更需要充分的現實依據。當時,通過沙市的洪峰水位雖高,但是個尖峰,洪峰流量并不太大。如果實施荊江分洪,能容納54億立方米洪水的分洪區內只能分到不足10億立方米的水,是大材小用。而且,這么有限的洪水分出去,洪湖段的水位下降不多,對于減緩洪湖江堤的防守壓力起不到明顯的作用。

817日早8點,徹底未眠的溫家寶和國家防總的有關人員沒吃早飯,就直奔沙市水文站。此時,沙市水文站水位已達45.20米。

5分鐘后,他們一行人離開水文站赴江陵縣郝穴鎮鐵牛磯險段。守衛在這里的解放軍指戰員,看到如此危急關頭首長們能親臨險段,激動得敬禮的手都有些顫抖。

上午10點,溫家寶一行來到沙市觀音磯險段。此時,沙市水位維持在45.22米這一最高水位上。11點,沙市水位開始回落。晚8點,水位回落至45.10米,1998年長江最大的一次洪峰——第六次洪峰順利通過沙市。

無論是國內的報道還是外電的評論,都有一個共識:1998年,中國人民創造了一個人間奇跡,用只能抗御20年一遇洪水的堤防戰勝了一場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災。這個奇跡的誕生,來自于廣大軍民萬眾一心,來自于改革開放20年所形成的雄厚的物資基礎,更來自于黨中央、國務院的直接領導和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的有效指揮。

                                                      鹿永建:新華社記

------分隔線----------------------------
超级平特肖论坛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黑客能破解黑博彩吗 河内5分彩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彩2.3.0安卓 十一选五我赚了几百万 11选5直选3稳赚技巧 北京pk10软件免费官网 加拿大28计划软件免费版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极速时时论坛